您當前的位置 : 南開大學 >> 媒體南開
半月談:年底綜合徵,基層有點“上頭”
來源: 半月談2021年1月13日發稿時間:2021-01-16 22:14

弄虛作假補記錄,分秒必爭搶開會:年底綜合徵,基層有點“上頭”

半月談記者  白佳麗 尹思源

  元旦剛過,各種考核、檢查接踵而至。2020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一些會議、培訓擱置,相應的工作痕跡也缺失。但相關考核卻沒有特事特辦,允許減免材料,而是“明知弄虛作假,也要把材料補上”。

  1

  檢查缺材料?補!

  開會時間不夠?加班!

  基層幹部不惜“弄虛作假”,只為迎接年底的各項考核;基層不惜連軸培訓,只為花錢“打卡”。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,基層“年底綜合徵”主要有四種表現。

  表現一:疫情影響沒留痕?補!東部某市一位受訪基層幹部表示,受疫情影響,一些工作被耽誤,但為了年底考核,該補就得補。這名基層幹部説,2020年黨務工作檔案就存在“造假”:“比如‘三會一課’,去年疫情期間基本全部停止了,但是年末考核時明確要求這些活動不能停。因為實際並沒有完成,但上級又要求檢查,我們只能編造假檔案。”

  表現二:5年前的工作沒檔案?造!一位長期在社區工作的基層幹部説,年底的檢查,讓基層不得不“造假”。他介紹,以“創建衞生城市”這項工作為例,上級部門檢查工作時,要求有2016年到2020年5年的相關檔案,除了創衞工作的檔案外,還要檢查病媒生物防治和健康教育檔案。“但是2016年時根本沒有要求大家存檔,現在又要檢查,只能編造檔案應付交差。”

  表現三:缺材料影響年底考核?填!西部縣城一位基層幹部算了筆賬:自己工作的單位,檔案盒至少有20個,這些檔案集納了下發文件、工作痕跡、工作總結,還有量化考核的指標。他介紹,年底考核時需要檢查檔案盒裏的檔案資料,一項項進行打分,彙報後進行綜合評定。“為了不影響考核,檔案盒裏缺什麼補什麼,沒有的只能現填。”

  表現四:有錢還能沒地兒花?培訓!有一位基層幹部吐槽,各級財政要求單位賬户零餘額,年底為了“突擊”花錢,各部門開始瘋狂培訓,有的培訓前一個剛結束,下一個緊隨其後。同樣的培訓班,省市縣都在辦,基層幹都只能一遍遍重複學習。更有甚者,時間不夠安排了,就中午留20分鐘吃飯,吃完馬上回來開會培訓,直接連軸轉。

  2

  “年底綜合徵”折射基層困局

 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,基層“年底綜合徵”的表現五花八門,在幹部心裏槽點滿滿,但即便如此,基層幹部仍舊不得不使出“十八般武藝”,最後都落在“弄虛作假”上。這一現象折射出基層治理的困局。

  不少幹部表示,一個單位就幾個人,每個都得連軸轉,而且越是基層,人員越緊張,這就造成了平時工作中疲於應付,年終考核只得能補就補。一名鄉鎮黨委書記説,自己的精力、時間,放在本職工作上也就是三分之一,其他的都在應對各種“雜事”。

  “一個基層十個媽”,也讓基層幹部傷神。受訪的幹部表示,上面的文件一個個地發,任務也是一件件地派,不少工作基層只有責任,沒有權利,“鍋鍋”砸向基層,讓大家難堪重負,這樣的情況下,有些工作只能“瞎對付”。

  西部剛剛脱貧摘帽縣的一位基層幹部,數了數自己所加的工作羣,共有9個。“隨時都在發工作通知,稍不注意手機就會漏掉,所以每天只要不開會就把手機音量調到最大,各種工作羣也都得在微信裏置頂。跟老婆發個信息,要往後翻七八屏才找得到人。”

  此外,“一刀切”的考核機制,也違背了基層工作的規律。受訪基層幹部表示,容錯機制落實不到位,“某人乾得很賣力,但還是被問責”的消息常常可以聽到,基層幹部雖然“權力不大”,但是“責任重大”,稍不注意就會受到處分,因此面對考核、檢查只能“把形式先做到位”。

  3

  基層“年底綜合徵”怎麼治?

  考核的目的就是要讓基層乾和不幹不一樣,幹好幹壞不一樣。南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紀亞光表示,上級部門對基層工作的檢查、督查,以及具體工作向上級部門彙報是應該的,但是“上面千條線,下面一根針”的確會給基層造成壓力。基層幹部的主要職責是為百姓服務,因此,對基層幹部的評價也應該更多地來自老百姓,要多聽基層羣眾的聲音。

  此外,紀亞光認為,基層減負仍待進一步“加碼”,基層工作的責任邊界應該更加清晰、明確,這樣才能真正避免上級交辦的任務超出基層工作範圍、脱離了基層職責權限,也才能真正減輕一線基層幹部的負擔,騰出更多精力和時間來服務百姓。

  中共天津市委黨校原副校長趙曉呼建議,在進行考核時要遵從“簡便易行管用”的原則,讓考核人員多下功夫而不是讓基層幹部多費事,避免考核給基層帶來額外的工作負擔。“現在一些部門在考核時讓基層按照固定的模式反覆修改材料,大量耗費了基層工作精力,有的部門要求對某項工作進行全員談話,但實際上一部分工作人員沒有參與這項工作,這就客觀上造成了考核的偏差。”

  針對有的部門檢查過去多年的工作檔案的案例,趙曉呼説,追溯工作要結合實際進行,不能搞“一刀切”。“一些制度是逐年建立的,隨着時間的推移,對於是非對錯的判斷也是動態的,不能用現在的視角去衡量過去的問題,大搞‘一刀切’,易使基層不得不應付甚至造假。”(完)

編輯:吳軍輝

微信往期推送
更多...
我校召開新聘期崗位聘任工作...
著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高峯...
南開兩教授獲2019年度高校計...
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...
我校現代物流研究中心主編《C...
我校現代旅遊業發展省部共建...
南開上海校友會舉行2020年年會
中國青年報:南開女生帶千年...
中新網:報告:改善型品質消...
南開大學思想政治理論課青年...
新聞熱線:022-23508464 022-85358737投稿信箱:nkht.xn--66tu67dhhe8podip.biz
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@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-1
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
版權聲明: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,如轉載本網站內容,請註明出處。